首页

两性养生

性:男人永远的困惑?

2019-12-02 14:33:07 来源:

性:男人永远的困惑

性:男人永远的困惑?

人的性欲,几乎是无限的;而满足性欲的能力,又是十分有限的。比较之下,这两者间的差异和距离,男人更大于女人。

从前皇帝在后宫里养了数千女人,供眼下享用与留着将来享用,这最夸张地表达了男人的愿望;而历来女皇,则至多也不过养着几个乃至几十个面首而已,除去社会伦理的制约以外,这也多少标示了女人的愿望。如果讲到行为能力,则显然优势在女人一边,最新的记录是一个新加坡女人在美国创造的,她在10小时内与251个男人性交,并把过程用录像机拍摄下来,剪辑成一部电影。

这是任何男人都只能望尘莫及的。

对性的无穷欲望,已造就了一种产业,门类丰富,从催情用的某类片子、增加性行为时间与乐趣的药物以及提供性对象的隐形部门,像发廊与桑拿浴室,尽管许多活动都在地下进行,为法律所不容,却增长迅猛,主要是用来为某些男人服务的。

那个新加坡女人说,她想试一试性的极限,这也是许多男人想做的事情,尽管能力有限。对不少男人来说,性是生活中最高的享受,他们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,就是在女人肚皮上。所有其他努力,都是为了这个。与此形成反衬的是,中国40岁以上的男人,将近一半有阳痿或早泄,即某种程度上的性障碍。这就使他们在具有幸福的可能时已丧失了能力。

老话讲及时行乐,大概就是有感于此而发吧。

老了,连做爱也做不成了,纵然拥有再多的财富、再高的地位,又有什么意思?所以性活动年龄,在全世界都有提早的趋势,而古代中国人是主张早婚的,十三四岁就成家了。在应付生活上,显然经验与本领都不足,要吃力些,但做爱能力,那一阵子却是最强的。

导致中国封建社会的超稳定性,除其他因素之外,较少性压抑,也是一个重要因素。

有个搞音乐的朋友,一次谈起现在年轻人对声色的放纵,他不无感慨地说,当自己年轻而富于性的驱力与能力时,面临的年代不同,不得不加以节制,以至错过了人生中可能是最美好的时光,而当自己已能沉溺此道时,已经不具有那种强烈的冲动了,说时,他带着深深的遗憾。

前几年有一种说法,叫弥补文化大革命的损失,这是一代觉得无端失落了青春的中年人,试图以纵欲来重现往日光彩的。当然这只能是强弩之末,即使如何放荡,也终究是另一种滋味了。

事实上尤其是男人的性驱力,是随着年龄逐渐减弱的,渐渐地他已不再那么强烈地渴望纵欲,而只是喜欢那一份异性的温存了。环绕在《廊桥遗梦》里的便是那样一种氛围,虽然也还有肉欲的成分在里面,比较之下,女人历来在爱情中加入更多的梦幻,而较少对性本身的关注。

我说这些,是因为感到了自己在中年以后某种心境的平和,而那显然与性驱力的减弱有关,这使注意力能够更多地集中在比如写作上,是有助于事业成功的;但同时也令生活本身变得单调乏味。归根结底,人生中多数快乐乃至最大的快乐都与性有涉,而只有在丧失这种快乐的可能之后,人才能完全沉溺到譬如思想的游戏中,哲人和政治家都以老年为高明,原因或许便在这里。虽然老人也有放纵的,但这终究更近于偶一为之,而他花费在那上面的时间总要比年轻人少了。

事实上人的能力是有限的,这种能力或以性冲动表现出来,或以其他方式得以释放。因此一些人常常是禁欲主义者。

性既是人最迷恋,又是最恐惧的事儿,因为它足以把人耗尽了。对一些动物来说,性的狂欢意味着生命的终结,而多数动物都把性事限制在极其有限的范围里,此外的岁月,性趣是与生活无干的。只有人可以一年四季有性欲,也可以长久地耽溺于性事。看来这像是上帝赋予人的特权,其实却是一处最大的陷阱,就像伊甸园里的苹果和蛇。不管是谁,一旦在此道上不能自拔,末日就到了,过去不可一世的皇帝,便有很多因纵欲而毙命的。

一部《金瓶梅》从某个层面上来讲,说的就是这个意思。

所以即使有可能, 在下意识的冲动之外,常常还有一种更本能的犹疑,这种东西我们过去更多地把它看成是现实社会或道德的考虑,其实有着更深的意味。

如看中国古代的房室杂著,被称作“好女”的,一概是性欲比较淡薄之族,大概原因也就在这里。道家的导引之术,虽然以“性”来养身,但在择女以及度的把握上却是十分谨慎的。

男人知道自己的弱势,虽然在社会生活另外一些方面,他们至今占据统治地位。最极端的非洲男人,于是用割礼来对付女人,使女人在做这事儿时难得快乐甚至痛苦不堪,也就不再去寻欢。亚洲男人用的是礼教,这可以算心灵与思想的割礼,让女人无须手术就压抑了自己的性欲,比较之下似乎是更高明的办法。

其实,亚洲与非洲男人何尝不喜欢“淫荡”的女人?

但他们的确害怕这种近于无限的性能力。所以在中国的房中书里,称做爱对象为“敌人”,而所谓房中术,主要就是研究如何保持“久坚不泄”。现在有一种“VCD”,一个朋友对我说,别人告诉他,千万不能让老婆看这种片子,因为在此类片子中,男人都有特别持久的战斗力,一旦叫女人知道仗可以有如此打法,恐怕夫妻恩爱就难以维系了。

人生最大的快乐大抵在神性或兽性这两极。上帝造世,佛陀悟道,基督上十字架,这都是神的快乐,凡人所能享有的多数更近于兽,譬如食与性。饮食一道,随文明发展似乎越来越精致,也并没有形成更多的禁忌。性事却不然,文明让人穿上衣服的同时,亦造就了一套一套的规矩,这使一个现代人在此道上很难如他的祖先那样尽情任性,而性的快乐之极致正在于此,价值便也在这里。

当人脱掉“坦诚相见”的同时,一些禁忌也随之丢掉了。正是那种“兽”的行为带给人一种身体与精神的解放,使为礼法束缚的人得以重获自由。这种快乐,为文明习染的温文尔雅的君子在此之前是从未想过的。它无疑能提高人的性生活质量,而这对人其他方面发展之潜在影响,是不可忽视的。当然以弗氏理论,现实的满足如果没有阻遏,艺术的创造力显然会大减,但多数人来到这世界上并不是为了当艺术家的。

上世纪中叶以来,至少在西方,性爱逐渐赢得了几乎是至高无上的地位,不止消解了传统的爱情,甚至消解了正常的男女性活动。人们试图从性爱中榨取过去只有上帝才能给我们的一切,譬如人生的意义及欢乐,那种永不知足的贪婪劲儿简直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。但人的欲望可以是无限的,实现欲望的能力却是有限的,尤其性能力,这大概也就是除了性刺激一无价值的某种片子兴盛不衰的原因吧?既然自己无法穷尽这种欲望,只好藉助他人来做梦。而这类片子中间演员的展示之坦诚与自信,似乎正透露出银幕外面一种普遍的价值观。

从前的娼妓,单位时间里只能把自己出卖给有限的顾客,现在靠了科学技术的进步,对象几乎可以是无限的了。对性能力的自豪,大概是人类最本能的自豪,眼下这个行当差不多仍处于地下,至少一流影星,尚不屑于此;也许过不了多久,就像眼下女性对时装模特儿的痴迷一样,脱星会成为一些人众相争逐的行当罢?除去对身材一类体形的外在要求外,它还需要能力上有出类拔萃处。作荒唐点的预测,会不会不久基尼斯世界记录就发布有关的数据呢?从人类一味放纵的趋势看,也未必不可能。

前些日子从报上看到一则消息,讲外国一对有名的脱星,彼此之间从来没有性生活,因为他们要把有限的资源都用到工作上去,并且变金钱。性已经成为这样的东西,真正作到了与感情分离。那么这样的婚姻还能算婚姻吗?至少与传统的意义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

热门阅读

男性养生

女性养生

两性养生

饮食养生

中医养生

保健养生

整形美容

减肥瘦身

母婴健康

心理健康

返回顶部